相关文章

空车配货易被骗 怎么变成“黑心配货”?

  良好的物流环境是一个城市经济发展的必要保证,可就在哈尔滨市大力整顿空车配货市场的今天,一些“黑心”空车配货业主仍在肆无忌惮地干着欺诈坑人的勾当,其行径让人气愤。

  据调查,仅今年3月至4月,哈尔滨市就发生空车配货欺诈农民事件十余起,当原本几百元的运费突然间涨到数千元后,受害的老实巴交的外地农民朋友多数投诉无门,只能忍气吞声。

  日前,全国高等教育仪器设备展览会在哈尔滨市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参展客商在展会圆满结束后,大都接受了一些空车配货主动上门的“热情”服务。可当货到达后,事先定好的运费竟然会成倍甚至数十倍地翻番,这种“打劫”式的托运让客商们十分气愤。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以热情好客著称的冰城人会狠狠地“宰”了他们一刀。

  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这类货运坑人的事件还会继续发生,哈尔滨的会展经济、哈尔滨的形象、全体市民共同努力创建的文明成果,都将会毁在这些害群之马手里。为此,建议各有关部门齐抓共管,对扰乱空车配货市场、破坏哈尔滨市声誉的少数不法之徒严厉打击,为哈尔滨市的经济发展提供一个规范有序的物流环境。

  市政协农经委副主任、九三学社哈尔滨市委秘书长 霍玉夫

  记者调查

  接到来信后,记者根据有关线索,采访了空车配货市场及部分受害者,发现哈市空车配货市场欺诈宰客现象比较突出。

  今年4月份,依兰县道台桥镇农民户文学来哈尔滨买一台小型插秧机,委托吉源货站送货,在交了350元运费,办完所有手续后,对方承诺当天下午货就送到。回到依兰,整整4天后户文学才等到了自己的插秧机,可货站里的人告诉他要提货还得再交7050元的“运费”,经多次协商,户文学又拿出800元提走了货。农机公司常年负责配货的工作人员说,到依兰正常运费应是300到700元之间,“7400元,包车运到北京都够了”。

  东宁县农民孙福财购买小型插秧机,到吉源货站配货,讲好运费是800元,结果货到东宁,货站的票据显示运费是7800元;克山县北兴镇兴旺村农民田军平在滨江街一家名为顺驰的货站配送一台小型水稻收割机,讲好650元运费,可最后却花了6500元才把收割机运回去;吉林省松原市的两个农户花1.4万元买了两台手扶拖拉机,当手扶拖拉机运到距离哈尔滨不足200公里的松原后,运费疯涨到1.3万元……

  “哈尔滨空车配货‘黑’,而且专‘黑’外地人。”这不仅是这些被坑害的外地农户的切身体会,更是刚在哈尔滨市开完全国高等教育仪器设备展的外地客商们的真实感受———

  5月26日,展览会最后一天,一些配货站人员来到展会现场与准备撤展的外地厂商联系托运业务,配货站的“热情”服务及优惠价格打动了厂商们。上海跃进医用光学器械厂张厂长与“中联”配货站商定好运费,签订了托运单,可货到上海后运费却从430元变成了3500元;北京同志科技有限公司委托“胜利”配货站托运设备,货站承诺货到付款800元,货到北京运费变成了1.23万元,委托同一家配货站的一家上海公司的运费则从1000元涨到2.45万元。因不满配货站大张狮口的随意加价行为,委托“月丰”配货站托运仪器的天津7家参展客商至今无法提货,甚至连自己的货在哪儿都不知道。

  “哈尔滨配货站太黑!”这是记者在了解情况时听到的重复次数最多的一句话。据了解,此次来哈参展的数十家外地客商的遭遇均被客商所在地媒体曝光,引起强烈反响。目前,多数外地客商正准备用法律手段讨要说法。北京同志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赵先生说:“通过这件事,美丽冰城的形象在我们的心中大打折扣。如果哈尔滨的管理部门再不给气焰嚣张的配货站灭灭火,那谁还会来哈尔滨,谁还敢来哈尔滨!”

  本报记者 崔志强 鞠红梅